首页中医常识医案心得正文

动物药治疗小儿癫痫经验

癫痫是大脑神经元群过度放电所致的神经系统慢性功能性疾病。临床运用中药配合西医治疗癫痫,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在应用中药时,除了辨证用药外,还善用动物类药物治疗癫痫。动物类药多为血肉有情之品,其清热平肝、活血化瘀、开窍化痰、搜风剔经之功较草木之品作用峻猛效佳,具有独特的治疗效果,非草木类药物所能及。叶天士说:“病久则邪风混处其间,草木不能见其效,当以虫蚁疏络逐邪。”现将临床应用进行总结如下。

清热羚角先

在癫痫的急性发作或发热比较频繁时时,往往以“热、实”等证候为主要特点,其病位多在肝经,临床可见昏迷、发热等情况。而羚羊角具有“清热平肝、镇惊开窍”等入肝经的疗效。因此,在此类癫痫的治疗中,常用羚羊角以清热息风、镇惊开窍、平肝止痉。《神农本草经》谓羚羊角“味咸寒”。《本草纲目》谓之“平肝舒筋,定风安魂……入厥阴肝经甚捷……小儿惊痫及抽搐,羚羊角能舒之。”而很多患儿经过羚羊角的应用后,发作就会有明显减轻。发作减轻后,再根据其本证以用其他药物以徐徐图之,符合急则治标的治疗大法。

马某,男,11岁,反复抽搐5年,加重2个月。6岁时出现抽搐,表现为四肢强直阵挛,约1~2分钟后缓解,缓解困倦入睡,数日1次,后出现强直及痉挛发作,智力发育迟缓,脑电图提示异常。近2个月来发作加重,每日发作1~3次,发作以强直阵挛为主,每次持续约3~5分钟,发作后体温升高,最高38.5℃,1~2小时候体温下降至正常。诊时见:神志清,智力发育欠佳,性情冲动,急躁易怒,舌红苔黄厚燥,脉弦数。予以柴胡龙骨牡蛎汤以平肝熄风。

处方:柴胡9克,黄芩10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桂枝9克,石决明20克,茯苓12克,姜半夏9克,酒大黄6克,大枣6克。3剂,水煎服。每剂加羚羊角3克。

二诊见:患儿发作较前减轻,每日1次,时间缩短至1~2分钟,就诊前1日无发作。效不更方,前方6剂。羚羊角继续应用。后患儿发作减轻至每月1~2次,智力较前好转,羚羊角共计服用月余。以健脾平肝、镇惊开窍调理而安。

化痰僵蚕

癫痫的病因多与“痰”密切相关。而在发作时,癫痫患儿的意识障碍、口吐涎沫等症状以及发作间期患儿智力反应迟钝等,均与有形之痰、无形之痰密切相关。因此在治疗时,当豁痰开窍,醒神安志。僵蚕具有熄风止痉,化痰定惊,清热平肝之效。《神农本草经》谓僵蚕:“主小儿惊痫、夜啼……”《日华子本草》谓僵蚕“治中风失音,并一切风疾,小儿客忤……”现代研究发现,僵蚕具有抗惊厥作用。

单某,男,15岁,癫痫,反复抽搐6年。患儿6年前出现抽搐,表现为多种形式发作,包括强直阵挛发作、肌阵挛发作等,服用丙戊酸、安定等,发作控制不良,发作每日1~2次。诊时见:神志清,表情呆滞,反应迟钝,喉间痰鸣漉漉,舌淡红苔白滑,脉滑。辨证为痫证(风痰阻络),予以涤痰汤加减以化痰开窍,熄风定惊。

处方:陈皮6克,半夏6克,茯神10克,胆南星6克,竹茹6克,石菖蒲6克,远志6克,僵蚕10克,大黄3克,天麻6克,钩藤10克,黄芩10克。10剂,日1剂分2次水煎服。

二诊:药后3天后抽搐发作较前明显减少,近1周共发作3次,症状较前轻微,喉间痰鸣明显减轻,一般情况尚可。舌淡红苔白腻,脉滑。前方僵蚕逐渐加量至20克,另加薏苡仁10克,30剂,日1剂分2次水煎服。半年后患儿发作几已控制。

活血水蛭

“久病入络”,加之部分癫痫病因为“瘀血”,瘀血阻络,清窍阻塞,故发抽搐、意识丧失、肢体失用,久而导致智力呆钝。《医林改错》有“抽风不是风,乃气虚血瘀”之说,故治疗上当注重活血化瘀。因癫痫病程缠绵难愈,瘀血留而不去,深入经络,草木无情不能深入经络,故非血肉有情之品不可荡涤瘀血、通经活络。水蛭味咸苦,入肝经,能走血分,苦能泄结,善入肝经血分,而癫痫的病位常在肝经或和肝经有关,故治疗上通过水蛭活血化瘀可疏肝活血。《黄帝内经》云:“瘀血在下,使人发狂,瘀血在上,使人善忘”,癫痫发病时、发病间期以及发病后部分患儿可见情绪改变如易激惹、冲动,智力下降造成记忆力减退等,和“瘀血”所致临床表现相似。

李某,男,8岁,反复抽搐4年余。4年前患儿无明显原因出现抽搐,表现为左侧肢体强直阵挛,持续约1分钟后缓解,发作时意识清楚。初2~3个月发作一次,后1~2个月发作一次,偶有持续到四肢发作,伴有意识丧失。脑电图检测提示发作期右侧大脑全导放电。诊断为“癫痫:部分性发作,继发全面性发作”,予以丙戊酸钠、托吡酯口服治疗。经治疗,发作3~6个月发作一次。半年来,患儿发作加重,1个月发作2~3次。就诊时见:神志清,脾气急躁,冲动任性,大便偏干,发作同前,发病以来,智力反应较前为差,纳可,舌质红有较多瘀斑,苔白腻,脉弦涩。诊为痫证,证属痰瘀阻滞。治疗上当平肝熄风,化痰活瘀,方药以涤痰汤合抵挡汤加减。

处方:姜半夏9克,陈皮10克,茯苓15克,胆南星9克,枳实10克,石菖蒲12克,郁金10克,三棱10克,莪术10克,生大黄6克(后下),水蛭1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木香6克,甘草6克。15剂,日1剂,水煎分2次服。大便稀后去大黄,余药继用。西药继用。

二诊:近半月无发作,患儿用药后大便变稀,气味臭秽,3日后停用大黄大便正常。脾气急躁较前减轻,舌质淡红,有少量瘀斑,苔白略腻,脉涩。前方去大黄,加远志10克,20剂,日1剂,水煎分2次服。后予以水蛭粉10克,每日分两次冲服。随访1年发作1次,缓解后未诉特殊不适。

剔风蜈蝎效

癫痫临床以突发突止、形式刻板等为特点,属于中医“风”的范畴,故治疗上当熄风止痉。张锡纯认为,蜈蚣“走窜之力最速,内而脏腑,外而经络……其性尤善搜风,内治肝风萌动,癫痫眩晕,抽掣瘛疚。”《本草纲目》谓全蝎“甘、辛、平、有毒。主治小儿脐风、慢脾惊风天钓惊风。”因此在癫痫治疗过程中,应用蜈蚣、全蝎可以剔风止痉。

丁某,7岁,男。2013年3月17日无明显诱因于夜眠中出现抽搐发作,表现为呼之不应,口吐白沫,四肢无力,持续约10分钟左右缓解,共抽搐发作10余次,均为夜眠中出现,行24小时脑电图结果异常,诊为癫痫。舌淡红,苔黄腻,脉弦滑。诊为痫证,证属风痰阻络。治法:熄风止痉,化痰定痫,方药:四逆散合定痫丸加减。

处方:柴胡6克,枳壳6克,白芍12克炙甘草6克,钩藤10克,龙骨30,牡蛎30克,茯神12克,石菖蒲10克,远志10克,砂仁3克,神曲10克,紫苏子6克,厚朴6克,姜半夏6克,白术12克,栀子6克,全蝎1克(研末冲服),蜈蚣1克(研末冲服)。20剂,日1剂,水煎分2次服。

二诊:患儿服药期间无抽搐发作,效不更方,方中全蝎及蜈蚣加量至3克,共计8月余,未再发作。

癫痫标本虚实不同,但发作时多以实证为主,而实证中又有热、风、痰、瘀等的不同。在治疗时应通过不同的治法清热、祛风、涤痰、化瘀。而在辨证的基础上加用动物类药,其清热平肝、活血化瘀、开窍化痰、搜风剔经之功较草木之品作用峻猛效佳,故能取得显著的疗效。因此在癫痫的治疗中可以推广动物类药物的应用。

咨询电话:010-84132590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国医大师颜正华治疗咳嗽经验

下一篇:

返回首页

图文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