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常识中医文化中医漫话正文

鲁迅与《本草纲目》

长期以来,有一些人认为青年时代的鲁迅在日本受过现代医学的洗礼,回国后在《呐喊·自序》《父亲的病》等文中,又对中医进行批判。这样一来,似乎他对中医药典籍是绝无兴趣问津的。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鲁迅先生曾说:“我后来也看看中医的医药书。”(《坟·从胡须说到牙齿》)《本草纲目》就是他常置于案头翻阅的中医书。

鲁迅早期所写的小说、短评、论文,常提到《本草纲目》的内容。例如,《狂人日记》中,通过狂人的嘴提到“他们的祖师李时珍做的‘本草什么’……”;在《热风·三十三》中也涉及《本草纲目》。1933年6月,鲁迅写道:“古人所传授下来的经验,有些实在是极可宝贵的,因为它曾经费去许多牺牲,而留给后人很大的益处。偶然翻翻《本草纲目》,不禁想起了这一点。这一部书是很普通的书,但里面却含有丰富的宝藏。自然,捕风捉影的记载,也是在所难免的,然而大部分药品的功用,却由历久的经验,这才能够知道到这程度,而尤其惊人的是关于毒药的叙述。”(《南腔北调集·经验》)鲁迅在这篇文章里,举出令人信服的实例,否定了积久相传的“神农尝百草”的唯心主义论调,肯定了医药也是由“历来的无名氏所逐渐的造成。”他一再强调人们现在能够懂得许多药物的性能,乃是古代劳动人民付出血的代价而取得的经验。“……先前一定经过许多苦楚的经验,见过许多可怜的牺牲。本草家提起笔来,写道:砒霜,大毒。字不过四个,但他却确切知道了这东西曾经毒死过若干性命的了。”(《伪自由书·推背图》)

从这个意义上说,《本草纲目》是人类向自然进军,以血为代价,日日月月累积起来的一部庞大著作。历史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在这里也是一个不可磨灭的实证。

鲁迅不但常翻阅《本草纲目》,而且常和一些对《本草纲目》颇有研究的人谈论它。许广平回忆道:“记得他在上海的时候,常常和周建人先生相见,兄弟俩在茶余饭后总要谈话。谈话内容,其中就会从植物学谈到《本草纲目》。”鲁迅在《南腔北调集·经验》中写道:“如《本草纲目》……这书中的所记,又不独是中国的,还有阿拉伯人的经验,有印度人的经验。”他还在《坟·看镜有感》中写道:“但是要进步或不退步,总须时时自出心裁,至少也必取材异域,倘若各种顾忌……怎么会做出好东西来。”可见,鲁迅对这《本草纲目》有非同一般的重视。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中提到一只由上海老药铺生产的“双料乌鸡白凤丸”的匣子。周海婴回忆说:“母亲(许广平)当时因过度劳累,白带颇多,西医让用冲洗方法,没有见效。她遂买‘乌鸡白凤丸’服了,见效很快,连西医也感到吃惊。这种中药丸,后来父母还介绍给萧红服用,因她也是体弱劳累,生活不安定,以致患了妇女的月经不调,结果也治愈了。”周海婴据此评论说:“曾有人著文,说鲁迅反对中药,更不信中医,实际似乎并不如此。”在书中周海婴还提到,他幼年在上海患严重哮喘,各种药都不灵。经人介绍,鲁迅在脸盆内用开水调芥末二两,浸入一条毛巾。然后将毛巾拧干,热敷于患儿背部,疗效大好。这显然是一种民间中医疗法。鲁迅亲自操作,屡试不爽,这也应该说是他对中医药的一种态度吧!

如此看来,鲁迅并不反对中医,只是批判庸医。

咨询电话:010-84132590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贾宝玉疯傻之谜

下一篇:“酒”是一种古老的中药

返回首页

图文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