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常识中医文化中医漫话正文

清清白白大白菜

白菜,古称菘、白菘,是我国的原产蔬菜,有悠久的栽培历史。南朝宋齐时文人周颙有句:“春初早韭,秋末晚菘”;齐梁时期的陶弘景云:“菜中有菘,最为常食。”说明白菜从南方引至北方后,已经成为人们常食的大众菜了。明代李时珍引宋代学者陆佃《埤雅》说:“菘,凌冬晚凋,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故曰菘,今俗谓之白菜。”可见白菜之名早就有之。

白菜被称为“菘”是恰如其分的,它耐霜冻、抗严寒,的确具有松柏品格。农谚云“三伏里头种白菜”,白菜在北方一般是八月中下旬播种,一直到初冬时节,万物凋零,却正是它压包生长之时。在寒气袭人、霜色打压之下,一棵棵原本蓬松疏散的白菜紧紧抱着团儿,日见瓷实和紧密。如恰遇一场初雪降临,一株株白菜迎着飘飘白雪,矗立在漫无边际的雪野中,尤显其凌冬不凋、耐霜抗寒的精神。

不过,晚秋时节的小白菜也是一番美景。刚长出不久的小白菜,还没有包心儿,满园青绿。它青帮青叶,青翠欲滴,宛若乡间不谙风情的小姑娘,甚是惹人怜爱。农人间苗间下来的小白菜,是一种美肴,洗净开水焯之,清炖粉条或者炖萝卜丸子,亦可切细清炒,清香饶舌。

白菜的吃法多种多样,最为寻常的是“白菜炖豆腐”。白菜与豆腐搭配,加上粉条,咕嘟咕嘟炖上一阵,爱吃辣的再添几个红艳艳的朝天椒,那是农家的美食。当然,白菜要选鲁迅先生称为“胶菜”的胶东大白菜,豆腐要用那种卤水点制、压得瓷实的老豆腐,粉条当然是糯香筋道、久煮不煳的红薯粉条,这样吃起来才有老味儿。

最简单的吃法就是生食,不是加了海蜇皮或者糖醋凉拌的那种。早年间日子清苦,冬日里农家餐桌上白菜萝卜是主打菜。那时,农家孩子晚上放学回家肚子饿,大人们又不会给加餐,娃子们扯一个绵软的煎饼,剥了白莹莹的白菜心,抡上一棵白生生的大葱卷进去,再抹上白亮亮的猪油和红艳艳的辣酱,大快朵颐起来,那可是生津止饿,甭提多爽惬呢。

最美的吃法是猪肉炖白菜,这是乡间最过瘾的大菜。以前,每至初冬,生产队要“出夫子”,就是组织民工开山辟路,挖渠清淤,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出大力、流大汗,自然要吃得“瓷实”,首选就是猪肉炖白菜粉条,那是农人过年时才能吃上的美肴——肉要用五花大肉,片出来,过了油,加了红酱、蜂蜜上色。一个生产队一口八印大锅,一般都用大盆盛出来,民工们圪蹴(音“哥促”,意为“蹲”)着,佐以新产的大米饭,一阵风卷残云。小孩子有时也能“混”进来解解馋,那肉色红亮亮,那白菜晶莹莹,那粉条筋道道,入口那个香呢,那滋味现在想来还口有余香。

文人墨客也爱白菜,印象深刻的是大画家齐白石的“白菜情结”。白石老人不仅饮食上素爱白菜的清白之气、清香之味,更是常常描摹之。白石老人有一幅写意的大白菜图,题句为“牡丹为花中之王,荔枝为果之先,独不论白菜为蔬之王,何也?”于是,白菜“菜中之王”的美誉不胫而走。除此之外,“清白传家”也是齐白石画白菜时常用的画题。画家生于“糠菜半年粮”的穷苦之家,认为白菜是菜中之王,念念不忘“先人三代咬其根”,宣称“菜根香处最相思”,常以青白菜谐“清白”之音,一生喜画白菜,并以自己的作品画面能够洋溢“蔬笋气”为荣。

民谚道:“鱼生火,肉生痰,白菜豆腐保平安。”白菜不仅是老百姓喜爱的“大路菜”,还具有广泛的药用价值。中医学认为,白菜性味甘平,有清热除燥、解渴利尿、通利肠胃的功效,经常吃白菜可起到防病治病、延年益寿的作用。民间有好多用白菜治病的小验方,比如用白菜根加红糖、姜片、水煎服,盖被出汗,感冒即愈;再如,将大白菜洗净切碎煎浓汤,每晚睡前清洗冻疮患处,连洗数日即可取效。白菜还可解酒,乡间醉酒之人常被家人按下,灌上一碗两碗白菜汁或白菜熬的汤,用不了多久,那醉汉便可老老实实安静下来,酣然入睡。

白菜是平民菜,价格便宜,老百姓都能买得起。主要是白菜骨子里的平实朴素,清白干净,绝无花里胡哨之感。所以,要向大白菜学习,就像小时候学过的那篇课文《落花生》里所说,“人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讲体面,而对别人没有好处的人。”

咨询电话:010-57476997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黄帝内经》的独特医学理论及方法学特征

下一篇:

返回首页

图文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