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常识中医文化医德仁心正文

医者仁心 师者风范——深切缅怀国医大师段富津

段富津

第二届国医大师、著名中医学家、教育家、中华中医药学会终身理事、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段富津教授因病于2019年5月3日去世,永远离开了他热爱并为之奉献终身的中医药事业,离开了他眷恋的校园和学生们,离开了他时时牵挂的患者们。噩耗传来,全校师生无比悲痛,广大患者扼腕叹息,大家回忆起先生生前为医、为师的大家风范、高风亮节,回忆起与先生共处时的点滴往事,无不对先生的学问、人品和大医、大师风范感到由衷敬仰。

段富津生前总是谦逊地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和教师,做了一个医生和教师应该做的事。”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他在半个多世纪的工作中所诠释的一个医者、师者的精神与风骨,已成为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大学精神”中最宝贵的组成部分之一,永远镌刻在他所创建的学科团队的精神内核中,镌刻在学校的历史和师生、患者的心中,激励和引导一代代中医药学子成长、成才。

从医 心到 意到 境到

1930年,段富津出生在黑龙江省肇东县(现肇东市)的一个农家。因自幼身体瘦小,父亲对以后让他种地不太放心,于是为他选择了学医的道路。13岁那年,经人介绍,段富津只身来到离家20里外的五站镇,拜当地名医李子芳为师。李子芳先生擅长儿科,家里开着“医师铺”。所谓“医师铺”,即前铺后家,前面看病、抓药,后面用来住人。

李子芳先生对段富津要求很严,诊余便教他背书:头天规定背多少,第二天一早从背过的一摞书里随便抽一本,师父念上句,段富津背下句。理解也背,不理解也背。师父说:“书读千遍,其义自见,先背下来,到时候自然就会了。”就这样,日夜苦诵,不到3年的时间里,他将《药性赋》《药性歌括四百味》《汤头歌诀》《濒湖脉学》《医宗金鉴》等书全部背熟,同时,一般的小儿病也基本都能应对了。

段富津曾总结李子芳先生的行医风格是“穷人看病,富人花钱”,富人看病,诊金一分不能少,而对于穷人,却常常赠医又赠药,其仁心仁术的大医之风深深影响了段富津,而“医乃仁术”也成了段富津一生的座右铭。

1945年,经邻居引荐,段富津又拜当地名医曲培文为师,主攻《内经》《难经》《伤寒》《金匮》及温病等经典。除跟师临证外,他终日专心致志,手不释卷,常常读至深夜。在跟师应诊的过程中,段富津认识到了经方的有效和实用,于是愈加发奋苦读。在长年不懈的刻苦攻读和临证实践中,他的医理逐渐融会贯通,医术日臻醇熟。1949年2月,肇东县举行中医甄别考试,段富津在500余名参试者中脱颖而出,取得了甲等第13名的好成绩,获得了中医师资格。

虽然有了行医资格,但段富津仍觉经验不足,恐空有济人之心,而乏救人之术,故又跟随师父曲培文侍诊一年后,才正式告别恩师,独立行医。1951年初到1952年末,段富津先后在肇东县四兴村和青山供销社医药部行医。在日复一日的望闻问切与处方用药之间,段富津的医术日趋精进,运用经方治愈了多例令群医束手的疑难杂症,20出头的他便已名满全县。

1953年初,国家号召成立联合诊所,段富津与附近村子的三名中医师组建了肇东县民主联合诊所,并任所长。一年多后,肇东县政府为了贯彻执行党的中医政策,加强中医事业的发展,决定在县政府卫生科增加一人专门负责中医工作。因德术俱佳,段富津被选任该职。

作为中医科员,除了负责日常中医事务外,段富津还承担全县的中医进修培训工作,负责制订教学计划、聘请老师、安排食宿等。上课时,他便跟学员们一起听课、记笔记,参与讨论,并组织学员们进行经验交流,献秘方、验方,并亲自刻钢板,油印、装订成册。每年2~3期、每期一个月的中医培训班大大提高了当地中医的理论水平,而段富津的医道也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见段富津醉心医道,刻苦好学,卫生科科长觉得让他只从事事务性工作太可惜了,于是在1957年推荐他到黑龙江省中医进修学校第五期培训班学习。7个月后,他以平均99分的优异成绩毕业,并被评为模范学员。

1958年,黑龙江省决定以卫生干部进修学校为基础,筹建黑龙江中医学院(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经进修学校老师们的推荐,段富津被调到哈尔滨,开始在黑龙江中医学院从教。这一教,便是大半辈子。此后的60余年,他都是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的校园中度过。

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校长孙忠人说,段富津教授是学校国家级重点学科方剂学学科的奠基人,也是学校教育、医务工作者的杰出代表和楷模,他以半个多世纪的兢兢业业和无私奉献,为学校教育教学、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和临床研究工作作出了卓越的历史性贡献,而他大医精诚、为人师表、厚德载物的高尚品格,深深影响了学科团队成员和无数学生,令全校师生敬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师生将永远铭记国医大师段富津教授。

治学 博勤明理 一代方宗

因年轻时临证总有“书到用时方恨少”之感,段富津下定决心,“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走进校园从事教学工作后,他更加如饥似渴地读书。凡他读过的书和中医期刊,均加了批注、心得体会或摘抄,几十年来,记了数十万字的读书笔记。他认为欲穷医理,探赜索隐,不外“勤”“博”二字。勤读书,方能明理;广读书,庶可达辨。家人说每当深夜或清晨时分,段富津书桌上的灯光总是准时拨亮,伏案阅读,孜孜不倦。

段富津擅长诊治中医内、妇、儿科及诸多疑难病症,尤其对痹证、消渴病、肾病、肝病、心脑病及温热病等有独到的诊疗经验。在学术思想上,他衷于辨证论治,特别注重正气。他认为正气是维持生命的原动力,人体各种机能活动和抗病能力都是正气的体现。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脏腑之间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相互协调,共同发挥正常的生理功能。所以在诊治上,他注重保护和恢复正气,注重调理脏腑功能,注重调节脏腑关系。他还特别提出“正气运药”的学术思想,强调药物治病要依赖正气的运化进而发挥其功效,正气不能运药则药亦无功。

在处方用药方面,他十分强调配伍,并先后发表了《君臣佐使在方剂中的指导意义》等具有重要理论意义的文章,在全国方剂学界影响较大,得到了国内同行专家的高度评价和认可,被誉为“一代方宗”。他强调,配伍的核心是君臣佐使,君臣佐使的核心是药力的大小,药力的大小决定于药量。因此他力主“力大者为君”,处方应突出君药的药力,将君臣配伍作为处方的重点,注重每味药物的用量。“弟子不必不如师”,在他的悉心指导下,学生李冀于1992年发表论文《君臣佐使之辨当责“药力”论》,并在2000年创造性地提出药力判定公式:药力=药性+用量+配伍+服法等,以线性表达形式深刻揭示历代困扰中医方剂学乃至中医学之非线性之核心理念,药力判定公式已写入国家级规划教材《方剂学》,指导全国中医药院校学生的学习。

段富津先后出版《金匮要略方义》、“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中国现代百名中医临床家——段富津》《段富津方剂学讲课实录》《段富津医案精编》等学术著作20余部,发表高水平学术论文40余篇。其中《金匮要略方义》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全面剖析《金匮要略》全部方剂的理论专著。该书在引证历代注述的基础上,系统分析了各方的组方原理、配伍意义、功能主治及适应证等,并通过部分医案选录、临床报道以及实验研究,进一步说明在现代临床中的实用价值,尤其在古方今用与方剂配伍规律方面的诸多论点得到了同行专家的赞誉。国医大师王绵之评价此书“资料丰富,论点明确,有理有据,分析精确,堪称佳著”。他还研制中药新药10余种,并主持承担国家级科研课题4项、省部级课题6项、厅局级课题8项,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1项,省科技进步奖7项,其他奖励多项。

行医近70年、教学60余载,名满天下,盛誉如潮,但段富津授课时仍谦虚谨慎,临诊时如履薄冰,毕生手不释卷,没有一日放松过勤学苦思,并以身作则将这种严谨治学的态度传递给学科团队中的每名师生。

医者 精湛医术 至诚医德

曾跟随段富津出诊的各个时期的学生们,几乎每一位都能讲出几个他用经方小剂起沉疴治痼疾的传奇故事。比如他曾用三剂药治愈多家医院束手无策发热43℃的患者,也曾使因肺热亡阴危证、心力衰竭、脑炎神昏、高热不退的患者起死回生。他不仅使多例脊髓空洞症、脊髓炎、脊髓瘤、类风湿、真心痛、肺纤维化、中风瘫痪等疑难病患者得到痊愈,更对胸痹心痛、痹证、消渴病等诊治疗效突出,有许多须做支架或搭桥术的心脏患者,经其诊治均症状消失而免做手术。

由于疗效卓著、声名远播,前来就诊的国内外患者应接不暇。1994年,段富津就被评为黑龙江省名老中医。他主持的全国名老中医工作室还制订出“胸痹心痛的诊疗方案”,并研制出治疗胸痹心痛的“三参丹颗粒”和治疗风寒咳喘的“麻杏枇杷颗粒”两种疗效显著的制剂,造福无数老百姓。

更加被学生和患者称道的还有段富津高尚的医德。他对患者态度和蔼,无论贫富、长幼都一视同仁、精心医治。他淡泊名利,从不开大方、奇方,处方多用价廉效佳的常见药,尽量减轻患者经济负担。虽为著名老中医,他却始终不让挂特诊专家号,对有困难的患者还经常免挂号费。有多家医院曾以重金请他出诊,都被他婉言谢绝。

“医生就是治病救人的”,他始终以此为天职。段富津在年过八旬之后仍坚持常年出诊,每次半天都要诊治六七十例,有时甚至达到八九十例患者,并常因额外加号而延长出诊时间。此外,他还坚持每周两次在教研室为急需治疗的患者义诊,深受全校师生和广大患者的尊敬。

2016级博士生姜北回忆跟师出诊的三年时光:“段老师每次都提前到达诊室,诊治疾病期间,一句闲话不讲、一口水都不喝,一坐就是一上午。他对每位患者都和蔼可亲,对待初诊和复诊患者,都一样细致询问,有时患者咨询半小时之久,他全是耐心、都是理解、多次安慰、时常开导。对请求加号的患者,他从不拒绝,时常看诊到午后,多少次脱了白服,又重新穿上返回为患者诊治。他总是笔尖点着每一味药反复思索,对每一味药的加减都认真考量。每次开好方后,不忘叮嘱患者注意事项,对方中特别的药物总是给予提醒,有时不放心,还嘱咐患者将药取回,再次亲自示范用法用量。”

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这样的出诊景象,留在每个学生、患者的记忆深处,令他们心痛,更令他们无限追记和感动。学生们说,这样的言传身教是对“大医精诚”四个字的最好诠释,有这样的楷模在心中,让自己永不敢忘记对医生这份职业的敬畏之心。

师者 爱生如子 甘为人梯

段富津有惊人的记忆力和广博的学识视野,每次站在讲台上,《灵枢》《素问》信手拈来,《伤寒》《金匮》出口成诵,旁征博引,生动形象,明晰透彻,如数家珍。在讲解方剂的过程中,他时而结合自己的临床病案,时而引用古代医家的专题论述,时而讲述流传久远的杏林趣事,把本来枯燥的内容讲得津津有味,令听者沉醉其中,陶然忘机。也因此,段富津的课堂总是座无虚席,不仅有中医专业的学生,其他专业的学生们也慕名而来,宁可站在过道里也要蹭课听。师生们都说:“听段老师讲课是一种享受。”

段富津热爱讲台,热爱教学工作,在多年的教学实践中,他总结出一整套中医方剂学教学方法和教学模式。他创建的方剂逻辑推理教学法,从方剂组成药物入手,剖析配伍关系,论证全方的功用,依据功用推导主治病证;或者从方剂的主治病证入手,分析其病因病机,探求遣药组方原理,从中辨别药物的特性与配伍意义。通过从方到病,或从病到方的反复推理,不仅使学生运用了已学的基础知识,而且提纲挈领,层次清晰,易于理解,印象深刻,让学生们听得过瘾、记得扎实,极大地调动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2001年,他创建的“多维博约、因方施教”方剂学教学模式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2003年,段富津被评为首届国家级教学名师。他还先后获得“全国优秀教师”“全国师德先进个人”等多项荣誉称号。

执教60余年来,段富津教授为中医本科生、研究生、西学中学生等讲授过《方剂学》《中药学》《本草学》《本草备要》等十几门课程。他数十年如一日,呕心沥血,把自己的学术经验无私地传授给学生们,先后培养博士后12名、博士研究生48名、硕士研究生36名,他们中有的已成长为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国家级教学名师、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百名杰出青年中医、卫生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省级名中医等,还有更多人成为所在单位的教学和学术骨干。

2016级博士生闫起说:“2019年1月13日,是老师最后一次做学术讲座。当时,他正在病中,身体很虚弱,大家担心劳累会加重病情,苦苦相劝,想让老师放弃授课。可是老师还是坚持讲了半个小时。”1月20日,躺在病床上的段富津还心系着即将毕业的学生,不顾医嘱和家人的规劝,坚持录制音频指导论文。闫起说:“这种鞠躬尽瘁、无私奉献的精神,赢得了学生们发自肺腑的尊重。”段富津去世后,很多在海内外各地工作和生活的学生第一时间赶回来参加葬礼,泪送老师最后一程。

“恩师平时严格要求学生要治学严谨,勤勤恳恳、孜孜不倦地学习中医,但是在生活中爱护学生就像慈祥的父亲一样。逢年过节,他老人家和师母经常把我们这些家在外地不能回家的学生叫到家中过节,为我们做菜做饭、包饺子,我最爱吃老师做的红烧肉了。”已在国外发展10余年的范东明教授在听说恩师故去的消息后,立刻乘最近的航班赶回来参加葬礼。他说,身在异国他乡,时常回忆起在恩师身边学习时的场景,回忆起恩师在为人、治学、行医等方面对自己的谆谆教诲,回忆起在老师家里吃过的可口饭菜,心中感觉无比温暖。

除了一批批的毕业生,段富津还培养了另外一批重要人才,那就是教研室里一茬茬的青年教师。方剂学教研室有一个由段富津开创并一直坚持到现在的惯例——集体备课。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现任方剂教研室主任陈宝忠也是段富津的学生。他说,老师每天兢兢业业,即使在年过80之后,仍带领全体教师备课。在备课中,他将教材中未提及的问题毫无保留地讲解,使大家受益匪浅。为了使青年教师迅速成长,段富津深入本科课堂,听教研室每一位老师为本科生讲授方剂学课程,帮每位老师详细分析优点及不足。

方剂学教研室青年教师赵雪莹始终记得自己刚走上讲台时,看到段富津来听课时的紧张心情。她说,是段老师温和的目光、亲切的鼓励和无私的指导,让自己坚定了做一名好老师的信念。她说,自己会永远记得段老师说过的话,“中医学具有独特的理论体系,博大精深,古奥隽永,必须深入钻研,细心领悟,正所谓‘医者,意也’。学习中医要练好基本功,熟读、精读经典论著,背诵药性、脉诀、方剂歌诀以及针灸歌赋等,具备坚实的基础知识。”她把这些话牢牢记在心里,也融入自己的课堂教学中,继续传承给一代代的青年学生。她说,这是段富津老师最希望自己做的,自己一定要做到。

受方剂学教研室的影响,现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的许多教研室一直坚守集体备课的习惯,发挥传帮带作用。

追思 国医虽逝 精神长存

段富津是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方剂学学科的创始人。在他的带领下,学科于1991年被评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2001年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方剂学教研团队被评为国家级教学团队、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黑龙江省研究生优秀导师团队。

段富津的学生、1993级硕士研究生、学校原教学实验中心主任肖洪彬说,在他的心目中,段富津是一位伟大的学者。他说,这种伟大不只在于学术上的卓越建树,更在于崇高的精神境界和人格魅力。“段老师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学者和学习的榜样,他值得我们很多人怀念。”

令肖洪彬最为折服的是段富津的前瞻思维和宏观视野。段富津从小学习中医,没有系统学习过西医,但是他在传承、弘扬中医的基础上,从不排斥西医,一直倡导接受西医、学习西医。在方剂学学科建设发展思路上,他提出用中西医结合的研究思路研究方剂学,即运用现代的实验研究思路和先进的实验研究手段及方法,开展方剂学的基础研究。20世纪90年代,段富津便以超前思维,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学校争取,在全国中医药院校方剂学学科中第一个成立自己的方剂实验室,率先开展实验方剂学研究。后来,还是在他的倡导和努力下,在黑龙江省科技厅支持下,方剂学学科成立了方剂研究所,下设方剂文献研究室、方剂药理研究室和方剂剂型研究室。段富津还非常注重研究成果的转化和应用。他带领学科团队开展中药新药的研制,先后研制出国家中药新药“芪药消渴胶囊”“养心口服液”“感咳平胶囊”“冠心康胶囊”,中药保健药品“康寿胶囊”“秘真回春液”“小儿厌食口服液”等多个品种,创造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段富津的学生、中国第一位中医学博士后、国家级教学名师、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现任方剂学学科带头人李冀说:“回顾吾师一生经历,虽无披坚执锐、斩关夺隘之豪举,也无金戈铁马、硝烟炮火之壮烈,但仁心慈悲,普济众生,硕学高风,广种桃李,亦筑建功德无量。吾师秉承传统道德,待人也宽容,处事也持正,不喜偏狭,不走极端,遂赢得一生平安。其治学有方,治医有法,故成就卓著,海内景仰。前贤谓: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吾师德业双馨,一路光彩,身虽同乎万物生死,精神不灭不朽,大医大师之懿范长存人心,足为后学楷模。”

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王福学说:“国医虽逝,风范长存。我们永远怀念段富津教授,深切缅怀段富津教授。同时,对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而言,对段富津教授,不只要怀念,更要学习、传承,学习他融古通今、治学严谨,医术精湛、医德至诚,为人师表、甘为人梯,淡泊名利、乐于奉献的崇高精神,传承他为国为民的‘大医精诚’。作为中医药高等教育工作者,我们还要以先生为楷模,不断探索和完善德才并重的中医药人才培养模式,培养更多优秀中医药人才,办人民满意的中医药高等教育。唯其如此,才是对先生最好的怀念。”

曾经,当段富津走在校园里,沿途的师生们都会向他行礼问好,段富津总是谦逊地点头还礼。如今,校园中、讲堂上、诊室里,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但他留下的精神,将永远留在全校师生心中,留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的大学精神中,传递在一代代中医药学子的身上,永远传承下去。(黑龙江中医药大学)

咨询电话:010-84132590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赖人昶:小镇百姓信赖的中药师

下一篇:

返回首页

图文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