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常识医案心得正文

论中医之水

作为“万物之本源,诸生之宗室”(《管子》),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被抽象为哲学概念,主要用于三个方面:①为构成世界万物的五种基本物质之一,《尚书·洪范》归纳为“水曰润下”,泛指具有寒凉、滋润、就下、闭藏等性能的事物或现象;②作为术数来解释自然规律与事物关系,“五行之理,原出自然;天地生成,莫不有数,圣人察河图而推定之。其序曰: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如草木未实,胎卵未生,莫不先由于水,而后成形,是水为万物之先,故水数一”(《类经图翼》);③先秦时期广泛用于喻人、喻性、喻德、喻道。被引入中医学后,水仍具有本体与象征的双重涵义,用来解释与之相关相类的生理、病理现象。兹对水在中医学中的应用情况加以归纳总结。

自然之水

古代哲学认为,天地万物包括水都是阴阳二气交互作用的结果。通过长期观察,古人发现自然界存在着“高下相召”的规律,即“升已而降,降者谓天;降已而升,升者谓地。天气下降,气流于地;地气上升,气腾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作矣”(《素问·六微旨大论》)。《类经》对此释曰:“召,犹招也。上者必降,下者必升,此天运循环之道也。阳必招阴,阴必招阳,此阴阳配合之理。故高下相召,则有升降,有升降则强弱相因而变作矣。”同时还存在着“同气相求”(《周易·乾》)的现象,故而“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由此可知,自然界的水是在天气阳热的作用下,地气蒸腾成云,复又在地之阴气的沉降作用下凝炼而形成的。这是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过程。

生理之水

中医学的水,广义者泛指一切体液的总称,包括精、血、髓、汗、泪、唾、涎、尿及乳汁、月经(经水)等;而狭义者指津液。

人体的水主要源于饮食。水的代谢过程大致为:“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经四布,五经并行”(《素问·经脉别论》)。这一过程是以脾、肺、肾三脏为中心完成的,此如《景岳全书》言:“盖水为至阴,故其本在肾;水化于气,故其标在肺;水唯畏土,故其制在脾。”此外,被称为“决渎之官”的三焦、“传导之官”的大肠、“州都之官”的膀胱,在水液的代谢过程中也都发挥着通道的作用。

水在人体内,正常情况下称为津液。一般而言,津之质地清稀,流动性大,主要布散于皮肤、肌肉和孔窍,起滋润作用,并能渗入血脉而有滑利作用;液之质地稠厚,流动性小,主要灌注于骨节、脏腑、脑、髓等组织,起濡养作用。布散后的津液,通过代谢、调节可以汗、尿、涕、唾等形式排出体外。

在水的代谢过程中,受自然现象启发,中医学尤为注重阳气的作用,即水的运行与利用,均离不开阳气的温运与气化。水不气化、流动,即为死水,即所谓“水离乎气,便是纯阴”(《医理真传》)。

列举几个与水液输布相关的概念,由此可看出水液运行与发挥作用的大致情况。

水之上源 肺居上焦,通过自身的宣发和肃降性能,能把中焦输送过来的水液调节、输布全身,外可为汗,下可为尿,此即所谓“通调水道”,为此《医方集解》称“肺为水之上源”。

水之下源 “肾者水脏,主津液”(《素问·逆调论》)。通过肾中精气的气化作用,肾实际上主宰着全身的津液代谢,维持着津液代谢的平衡,肺、脾等脏对水液的调节作用均有赖于肾中精气的资助。尤其是尿液的生成和排泄,更是与肾中精气的蒸腾气化直接相关。为此《医方集解》称“肾为水之上源”。

水火既济 是指心与肾在生理上的关系,也称“心肾相交”。据天地阴阳升降之理,居上之心火须下降于肾,使肾水不寒;居下之肾水,须上济于心,使心火不亢。如此“水能升而火能降,一升一降,无有穷已,故生意存焉”(《格致余论》)。

病理之水

若相关脏腑功能失职,即可出现水液代谢失常、停留而发病。对此《内经》中有许多记述,还根据不同症状分为风水、石水、涌水。如《素问·逆调论》言:“夫不得卧,卧则喘者,是水气之客也”;《灵枢·水胀》云:“水始起也,目窠上微肿,如新卧起之状……足胫肿,腹乃大,其水已成矣。以手按其腹,随手而起,如裹水之状,此其候也”;《素问·水热穴沦》曰:“肾者,胃之关也。关门不利,故聚水而从其类也,上下溢于皮肤,故为胕肿。胕肿者,聚水而生病也”;《素问·汤液醪醴论》不仅分析了水肿的病机为“五脏阳以竭也,津藏充廓”,还提出了“开鬼门,洁净府”的治疗方法。《伤寒论》记述了太阳蓄水证及水逆证,治以五苓散;少阴水气证,治以真武汤。《金匮要略》按病因、病证把“水气”分为风水、皮水、正水、石水、黄汗五类,并根据五脏证候分为心水、肺水、肝水、脾水、肾水,还提出“诸有水者,腰以肿,当利小便;腰以上肿,当发汗乃愈”的治疗原则。《中藏经》《诸病源候论》及《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均载有“十水”,但所述内容不一,如《诸病源候论》的“十水”指青水、赤水、黄水、白水、黑水、悬水、风水、石水、暴水、气水,并认为“夫水之病,皆生于腑脏”。《丹溪心法》将水肿分为阴水和阳水两大类。

水之代谢异常,还常常通过演变以湿、痰、饮的形式而致病。作为病理产物的水、湿、痰、饮,合则为一,分则为四,即“一源而四歧”,常导致各种复杂的病理变化。

一般认为,湿聚为水,水停成饮,饮凝成痰。就其形质而言,稠浊者为痰,清稀者为饮,清澈澄明者为水,而湿为水的弥散状态。就其停留的部位而言,湿可布散全身,尤易困中或趋下;水多泛溢肌表,以头面、四肢或全身水肿为特点;痰则外而皮肉筋骨,内而经络脏腑,无处不到,致病范围广泛;饮多停留于肠胃、胸胁、胸膈、肌肤等脏腑组织的间隙或疏松部位,并因其停留的部位不同而有痰饮、悬饮、溢饮、支饮等不同病名。

因同源渐变,临床常出现两者并见相兼、难以截然分开的情况,如水湿、水饮、湿痰、痰饮等。但也存在着概念表述不严谨的问题,如“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小青龙汤主之”(《伤寒论》),此处“水气”,实指水饮或痰饮。

药用之水

在中医学看来,水即是药,具有药用价值,因此饮用或煎煮药物时应有所选择。

《伤寒论》已认识到作为溶剂的水,在浸泡与煎煮过程中会对药效产生影响,并列举了清浆水、甘澜水、潦水、麻沸汤、白饮等的用法。

李时珍对水的认识尤为细致而独到:“水者,坎之象也……其体纯阴,其用纯阳。上则为雨露霜雪,下则为海河泉井……水为万化之源”(《本草纲目》),并认为随着时令气候、地理禀赋、态势造化的不同,水的性味、进而功效也会有所不同,因此日常当择而饮之,以养生延年;疗疾煎药也当选择合适的水与药物相配,或将水作为药物来使用,以增效减毒。书中把水分为天水、地水两大类,并详细论述了诸如雨水、潦水、露水、甘露、明水、冬霜、井泉水、山岩泉水、热汤、生熟汤等43种水的形态、性味、功效、药用的毒副作用等。如冬霜“气味甘、寒,无毒……食之解酒热,伤寒鼻塞,酒后诸热面赤者”;井华水“气味甘、平,无毒……主治消渴反胃,热痢热淋,小便赤涩,却邪调中,下热气……宜煎补阴之药。”《东医宝鉴》在此基础上又作了部分调整增减。

勿庸讳言,受认知方法与水平的限制,中医学对水的认识大都源于对自然和生活现象的观察,难免夹有臆测,按现代科学的标准来衡量,或显得牵强附会。但科学也是有局限性的,所有的认知都有时代、文化背景。当许多科学家先后证实“水是有记忆的”,我们还怎能轻易、傲慢地潮笑古人的无知?

咨询电话:010-57476997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经方治奔豚病经验

下一篇:分型辨治更年期失眠症

返回首页

图文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