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常识医案心得正文

江心镜组方思路探讨

江心镜其组方看似零散而实则整体布局,既出于原方,又自创化裁,用药如用兵,步步为营,招招深思,颇具特色。

药精纯,法活多变

医者不病病多,而病方少,辨证治病关键在抓住病因,明确病机,然后组方布局。一个医生有一个医生的组方特点,用药有各自不同的经验,江心镜有理揽病情复杂多变的能力,抓住病机关键,用药精纯,而又法活多变,其法活于药精之中,药精以法活为前提,其用药一般都在10味左右,删掉多余的药,毫不可惜。如:王某,男,65岁。有高血压病史,常发咳喘气急。今值寒冬季节,喉中喘声如锯,伴有咳嗽胸板紧,吸多呼少,说是前几天感寒,用西药寒热已退,尚咳喘不转,痰少,曾服前医药方:麻黄15g,杏仁10g,苏子15g,葶苈子12g,白果仁10g,鱼腥草15g,浙贝15g,款冬花12g,紫菀10g。3剂。哮喘更甚,汗出多,江师诊之,脉弦劲而大、偏数。证属风寒闭肺,痰气阻滞,肺气失于宣降,上方基本对证,江心镜查方后说,患者肝阳偏亢,木旺刑金,麻黄辛温发汗,助阳亢盛,当配代赭石同煎,原方加代赭石30g(先煎),3帖后咳喘减半,肺气得宣,寒气始散,再拟化痰开肺畅胸阳,投苏杏二陈汤3帖而安。

此例血压高伴咳喘,用麻黄宣肺平喘症状加重,喘逼更甚,大汗淋漓,得赭石则能制麻黄助阳发汗之弊,取宣肺散寒之功,用药极灵活善变,继用苏杏二陈汤化痰开胸,则喘咳得平。

择药对,须制为用

江心镜组方精巧,其特点是最善用药对组方,把药对作为最基本的组方元素,用药相制与相须,按辨证思路组方,可简化用药味数,提高针对性的治疗效果。如江心镜常用首乌配黄精,补肝血滋肝肾之阴;白鲜皮地肤子祛风止痒,解毒;桑白皮黄芩,清热宣肺等都是须使之用;川连配干姜(或吴茱萸)、白果仁配当归五味子配干姜、乌梅配川花椒,相制相约为用,常起到纠正寒热虚实、开闭、收散的作用。如:程某,男,36岁。发作性癫痫多年,每因精神刺激,逢不愉快事而发作。一般以夜间1~2点钟发作为特点,发时吼叫,口眼歪斜,口吐白沫,两脚躁动,为时4~5分钟,翌日复如常人。此次因家庭口角,精神刺激而发作,症如上述,舌质红、苔黄腻,脉弦滑。江心镜处方:磁石30g(先煎),法半夏12g,陈皮10g,云苓12g,郁金10g,建菖蒲9g,川贝10g,远志10g,全蝎5g(先煎),蜈蚣1条(先煎)。5帖,发作次数由1个星期1次减为2个星期1次,症状大为减轻,再服5帖,得瘥,随访近10年未发。

此案以郁金配菖蒲,以开窍醒神,化痰化浊;远志配川贝,清心中之痰热而宁神安志;全蝎配蜈蚣为有毒之品,可搜风消阴毒,祛痰;磁石配法半夏,降逆镇静下痰;云苓配陈皮,健脾燥湿,全方以潜降、平肝、搜风、涤痰为主,对药相使,互相协调。患者属肝风引动宿痰,阳动而扰阴,故多发于夜半,心不主令,肝气內扰心神,用药清晰明了,徐徐而致。

穿一线,纵横跨度

贯穿主线,用药纵横跨度,亦是江心镜组方一大特色。所谓主线就是辨证后的逻辑主线,即是以证测机,以机探因,以因机制法,明确了这样一个辨证论治主线,对复杂疑难病,大胆用药,使转自如,用药寒热相错,表里相间,虚实相差,用五行生克制化关系,治本以调标,治缓以应急等,药物之间跨度大,性味可完全不同,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为了从简药味,加强疗效,利用药物的相制性、脏腑间的生克关系,识别标本缓急,顿挫寒热。江心镜曾治心律失常病人,不用宁心安神药,而以藿香佩兰沙参麦冬,芳化湿气又滋阴扶元。江心镜辨得患者舌苔腻而质嫩,苔松浮,阴虚在先,后有浊气阻闭心阳,阴不得养,浊气不化,阳失其司职,故以藿香、佩兰,芳化浊邪,通闭塞之心阳;沙参、麦冬,滋养心阴,阴得养,浊邪得化,心悸、心慌、胸闷之症得痊。如:黄某,男,54岁。头痛剧烈,痛如锥刺,以两太阳穴和前额痛显,痛时发胀,烦躁呻吟不休,服西药祛痛片、谷维素、西比林都无济于事,亦曾服过许多治头痛的中药,效果不佳,邀江心镜诊之。江心镜谓脉沉细弦、舌苔黄腻,当为少阴阳明同病。少阴寒饮随厥气上逆犯脑,加之时令闷热,热湿痰邪同犯阳明经,随经上扰,少阴肾虚为本,阳明中州热痰为标,宜温药与寒凉并用,上下并举。处方:黑附片15g,生石膏30g(先煎),蜈蚣2条(先煎),僵蚕12g,白芷15g,川芎8g,苍术15g,香附12g。3帖。服完后,头痛、胀减半,神情好转,可以起床,舌苔仍黄腻,脉细沉,守方加独活12g,5帖病瘥。

此例为顽固性头痛,投药也极其棘手,江心镜以补肾而清热,但滋补温补都易碍邪,而且药味也会增多,特用附子温补肾阳,使上浮之湿热易化,再配生石膏,相制为用,上下寒热得调,邪气立散,而病得痊。

调主药,画龙点睛

江心镜组方用药,在确定了1个主方之后,常常能在调整1味药的情况下,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这与用药重重叠叠是相对立的,常能在组方中,加大某味药量,或变动1味药,即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叶某,女,30岁。诉上腹部偏右侧疼痛,原检查有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病史,近1个月反复发作不愈,隐隐而作,时重时轻,嗳气腹胀,时而气窜两胁,大便溏而不畅,舌苔薄白,脉细弦,予逍遥散加减。处方:柴胡5g,枳壳10g,川芎6g,云苓12g,白术10g,当归10g。3帖,右胁疼痛仍作,纳呆腹胀,原方加川楝子10g,元胡12g。3帖仍疼痛,症状不减,江心镜诊之,细察其脉弦,气窜两胁,着而不移,又知其局部灼热,痛而拒按,于原方去元胡,加蒲公英20g,3帖疼痛止,再服5帖病瘥。

全方调元胡为蒲公英1味,效果就不一样,因蒲公英清热解毒,患者属肝气郁结,郁热阻滞,毒窜肝络,用逍遥散是对证之方,但热毒窜肝络,用蒲公英胜过元胡,可见江心镜用心之良苦,辨证之准确,用蒲公英又可防苦寒伤胃之弊,故不用栀子、黄芩,起到了画龙点睛之效。

咨询电话:010-57476997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脑科五大病症中医治疗有优势

下一篇:刘献琳治心系疾病四法

返回首页

图文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