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常识医案心得正文

元气神机法治愈大面积顽固湿疹医案

成某,女,50岁,双手及手臂湿疹十余年。每年5月至10月底发作,瘙痒严重,经常抓破皮肤,影响睡眠。期间曾多次就诊,中西药均有尝试。曾于某医院服中药汤药半年余,多为苦寒之药,不效;仅激素外用时有效。目前使用激素也不如以前有效了。自述搔痒严重时似百爪挠心、坐卧不宁。饮水喜温,怕凉。小便正常,便秘十余年,大便经常三四日一行。

2016年8月10日首诊:刻下见双手及小手臂大片皮疹,散在多个红点挠抓印,均高出皮肤,多个红点见出血、流水状。舌边尖红;左脉弦滑,右脉细、水滑,右关略不足,右尺偏浮。

方药:五苓散(煎服)加归一饮(煎汤外洗)。五苓散:肉桂6g,茯苓9g,猪苓9g,泽泻15g,白术9g,5剂,煎服。归一饮:制附子10g,干姜15g,大枣20g,5剂,煎汤外洗(泡患处)。

嘱:保证睡眠,少食辛辣、油腻食物。

2016年8月15日二诊(笔者电话问诊):患者感觉大便通畅,每日一行。晨起服汤药后即有大便,患者对此感觉人很舒畅。睡眠较前好转。湿疹大部分已经结痂。瘙痒明显减轻。湿疹下午会发痒,有点红。患处原抓破的地方泡手及手臂时略有刺激的感觉。

方药:守前方5剂,但未煎服。

2016年8月25日三诊:患者双手以及手臂原患处湿疹基本痊愈。尚有结痂,患处皮肤明显变淡。仅余右肘窝处铜钱大小皮肤仍下午有点瘙痒,但已可忍受。大便通畅,睡眠好。舌质暗,苔少。左脉滑、偏沉,尺弱;右脉滑而有力、脉位偏上。

处方:原方治疗(见上述首诊处方),5剂。然后改用归一饮原方服用以及外洗,10剂。

2016年8月30日改为此处方:制附子6g,干姜9g,大枣12g,10剂,水煎服,药渣煎汤外洗。

随诊:服药、外洗5日,瘙痒已无。双手以及手臂原患处湿疹基本痊愈。

医案分析

病在肤表,每年春夏季节发作,迁延不愈。时作时止,瘙痒,此为风邪也。《内经》曰:“风者,善行而数变”“风气藏在皮肤之间,内不得通,外不得泄”“夫病之始生也,极微极精,必先入结于皮肤。”湿疹挠抓以后流水,此为湿邪。其发生原因可能为暑季已有暑热在先,突遇寒凉(如进入空调屋内、冲凉等),腠理闭塞,湿热闭郁在内,汗水停聚皮下。患者可能当时正气尚充足,故病邪未完全入里,湿(热)邪停留于半表半里(三焦)之中。加之脉滑,示三焦水停。故湿邪为其主要病因。患者便秘10余年,谷道不通,易引起废水、浊气留驻,导致三焦气机受阻、体内津液输布失常。未及时排解的废水浊气刺激皮肤,也易引起瘙痒。故考虑浊气不降为次要病机。患者湿疹每年于5月至10月底发作。春为甲乙木,生发之机渐长;夏为丙丁火,火曰炎上,故春夏主阳气生发,而风、(湿)热之邪气亦为阳邪,同气相求,故春夏易引发湿疹发作。至秋分(阳历10月底)时,阳气收敛,阴气渐长。故风邪、湿热邪也随之渐收敛、而暂不发病。

五苓散:在《伤寒论》中五苓散为表里双解之剂。《伤寒论》中有八个条文提到五苓散,其中七个条文都有提到“口渴、欲饮水”,还有两个条文提到“小便不利”。故后世在方证对应中,常将“口渴、小便不利”作为使用五苓散的重要证据。

本案中的患者,其脉诊及病史、病证显示水停三焦,而五苓散实为治理三焦水停之要药:泽泻逐三焦停水是为君药,猪苓利水道,茯苓淡渗,白术健脾制水、助脾散精;肉桂宣化通阳、振奋三焦;因肉桂为皮,以皮达皮,故能将诸药引致皮下。故五苓散外散郁闭之水热,内释胶凝之湿滞。故患者服五苓散后,三焦之水道重新分布,推陈出新。津液得以输布大肠,故大便通,则废水、浊气得排,三焦气机通畅,“气行则血行”,同理,气行则水行。故水道通畅,停聚的水邪得以排泄,患者的湿疹自然减轻。

归一饮:修复受损的元气。患者水停三焦、气机不畅为标,生长之机受抑,元气受损为本。用五苓散以治标,归一饮外洗(泡)患处,使药力渗行于经络、血脉,一方面修复人体之元气,一方面也是引元气直达病所,标本兼治。

故通过五苓散、归一饮的内服外治,使得反复发作十余年的大面积湿疹得以迅速好转、向愈。当标实已去大部,第二步则直接用归一饮以治其本,彻底修复患者的元气,截断下一次湿疹复发的病机。

咨询电话:010-87264942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叶天士运用芡实、莲子对药经验

下一篇:辨证应用温里药

返回首页

图文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