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信息古今名医清代名医正文

沈金鳌

沈金鳌,字芊绿,晚号尊生老人,生于清康熙五十六年( 1717),卒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江苏无锡城内西水关堰桥人,清代著名医家。他博通经史,工诗文,举孝廉,屡试不进。曾说: “昔人云: ‘不为良相,当为良医’,余将以技济人也。”中年以后致力于医学。他认为“人之生至重,必知其重而有以尊之,庶不致草菅人命”,故以“尊生”为书名,编成《沈氏尊生书》。其代表性著作为《沈氏尊生书》,其中包括《脉象统类》《诸家主病诗》《杂病源流犀烛》《伤寒论纲目》《妇科玉尺》《幼科释谜》《要药分剂》等。沈金鳌以《内经》为本,尊古而不泥古,广征博引各家学说,阐明杂病学术源流;临证重视脉法,以脉取证;重视培补脾胃,注重情志,善调气血,于养生也有深入的研究。

学术思想

其医学著作受其儒学思想影响较大,全书始终贯穿其“尊生重命”的儒家思想。沈金鳌受清乾隆年间追源溯流之风的影响,在医学上追本溯源,重在其效,务实求效。在《妇科玉尺》凡例中说明:所采古方,除试验获效外,其余必取方药之性味,按合所主之症,再四考订,果属针对不爽,才敢载笔。

1、广征博引,源于《内经》

广泛吸收自《内经》、《难经》到宋、元、明各大医学家所著书之精华。《杂病源流犀烛》篇,在论述疾病方面,于每篇源流之下,首列《灵枢·经脉篇》的十二经脉起止循行及某经之气血多少,再以《内经》、《难经》的脏腑学说以澄其源,并采后世各家论述来析其流。其引用书目多达82 种,如《内经》、《南阳活人书》、《温疫论》、《金匮要略》、《叶氏医案》、《医学入门》、《千金方》、《脉经》、《济阴纲目》、《本草纲目》、《保生秘要》、《疡科选粹》、《喉科秘传》、《铜人针灸图经》等,涉及内、外、妇、儿、针灸、养生各科医籍,另外,尚引用如《中庸》、《论语》等儒家经书。

2、运功导引,预防养生

在《杂病源流犀烛》中沈氏认为气功导引可以祛病延年,足补方药之所不及。其云: “百病之生,皆由气之滞涩,药物之外,更加调养,则病可却而生可延。”引用刘海蟾云: 医道通仙道,则修炼家导引运功之法,所以却病延年者,未始不可助方药所不逮。“于每病方论后,有导引运功之法”,详细介绍了归元、周天、艮背、行庭、通关、绦法、涤秽等运功方法,以辅助治疗。在养生防病方面,如“动规十二则”谓: “身若安和,气不必运,宜当守静定息,节饮除欲,则百病不生。”对运功方法亦有详尽描述,如: “动气当由后而前,不可逆行, “行后定要收归原位。” “退欲火法,注念气海,记数斡旋,或记运尾闾升降之法,邪火自散,大固元阳。”有却病坐功时、观光玩月时、入定看书时、嬉笑场中等,内容详尽。

同时,强调养生调摄,主张节欲保精。认为:养生之士,先宝其精,精满则气壮,气壮则神旺,神旺则身健,身健而少病,内则五脏敷华,外则肌肤润泽,容颜光彩,耳目聪明,老当益壮矣。他并不主张一概摒弃房事,主张房室有节。其云: “男女居室,虽生人之大欲所存,为圣王所不能禁,然使行之有节,保之有方,阴阳交接之间,亦何至受伤,何至受伤而成病?”其所以致病生疾, “乃淫欲无充之故也”。主张修身养性,节欲保精是一个方面,若能养精生精,则精更充,气更旺,体更健。赞成袁了凡的养精之法: 一寡欲,二节劳,三息怒,四戒酒,五慎味。提出: “节欲保精外,又得所以养精生精之妙,人果遵而行之,亦何患精之不充乎? 精之既充,更何患气之不壮,神之不固乎?”其生精之法,当推药饵及食疗。药饵如“补天大造丸”,专能壮元阳,滋肾水,有天地交泰之妙,为滋阴补阳佳品,久服可延年益寿。“三精丸”,久服轻身延年,返老还童等。食疗重营养,尚易消化之品。如云:对年老多病之人“进稀粥,静养调理为要”。认为清淡谷食,可以养精,“淡食谷味,最能养精”等。

3、重视脉法,以脉取证

沈金鳌看到当时的很多医书或有证而无方,或有方而无证,或讲脉而不论药,或论药而不讲脉,著有《脉象统类》、《诸家主病诗》各一卷,在其他论著中也体现了脉法的重要性。《杂病源流犀烛》中,每篇病后第一条先录脉法,认为: 盖欲知病必先知脉,既知脉方可识病也。在《妇科玉尺》中提出: “所言诸病,必按脉切症,要于得当,不失幽私隐曲之所在。”所以在每篇总论后附有“脉法”,之后逐一分述诸症,最后载录方剂,以备临证选用。

4、崇尚尊古,不拘泥古

沈金鳌虽广征博引,但从来不拘泥古人。在《杂病源流犀烛》中泄泻源流,《内经》认为由于风、热、寒、虚,而沈金鳌认为: “惟曰湿盛则飧泄,乃独由于湿耳,不知风寒热虚,虽皆能为病,苟脾强无湿,四者均不得而干之,何自成泄? 是泄虽有风寒热虚之不同,要未有不原于湿者也。”提出“湿盛脾虚”是泄泻的重要因素,外邪引起的泄泻,属实证者与湿邪关系最为密切。在大便秘结源流中对脾约丸提出了质疑,认为仲景以脾约丸主之,恐只宜于古,而不尽宜于今,盖古人壮实,开泄犹可,今人气血多有不充。同时提出: 必审知其人强壮,或热结太甚,或西北充实之人,犹可以脾约丸投之,否则宜谨慎也。

在《幼科释谜》中论述自古治小儿以惊为重,而当时医家独不为重; 相反病家惧惊,而对泻利一证多有轻忽。沈氏针对这种偏见,提出自己的见解。他说: “病家怕惊不怕泻,医家怕泻不怕惊。要知惊泻俱为重候。在病家不在病证,无足为怪。医家既怕泻,又安得不怕惊? 若存不怕之念,恐有轻心妄治以致害者,不可不慎思之也。”并谆谆告诫医生:“医若不察,便尔多误。”病家若有偏见,尚可谅解,而医家若存此之偏,则致害无穷。结合临床,惊为最急,岂有不惧惊之理?

5、注重情,善调气血

重情志,在妇科方面尤为明显,《妇科玉尺》中沈氏认为,妇科疾病多由外伤六淫、内伤七情、饮食劳倦所生,其中,尤易为七情所伤。其云: “妇女之欲,每甚于丈夫,故感病亦每易于丈夫。又况嫉妒忧患,系恋爱憎,入之深,着之固,情不自抑,不知解脱。由阴凝之气,郁结专滞,一时不得离散,非若阳气之偶有所抑,毕竟易于发散,故其为病根深也。”

一切血气病,宜延胡索散,理气活血止痛; 如血气冲心,用当归没药红花、官桂、苏木青皮之红花散; 如忧思积想而致干血痨,宜用月红汤等。因气致崩漏,如云: “怒火伤肝,肝家血热而腾。”或“卒然大怒,有伤肝脏,而血暴下。”治疗当调肝泻火止血,方用柴胡汤加山栀、丹皮、龙胆草。因气致小产、胎动不安者,如云: 因动肝火或肝脾气郁,“伤及心脾,触动血脉”而致胎动不安者,用加味归脾九、加味逍遥散等。因气而致伤脏者,如“忧劳思虑,伤其脏腑,荣卫不宜,令人寒热如疟,头痛血汗、痰咳气逆,虚羸喘乏,体倦肢怠”,其治疗用人参黄芪肉桂、炙甘草川芎、当归、白芍、姜、枣等补虚汤。( 室女寡妇师尼) 气血为妇女月经、生育之根本,沈金鳌在求嗣篇中强调“男养精,女养血”,认为“而求嗣之术,不越男养精,女养血,两大关键”。并且又认为养血之法,莫先调经,其法方另详经脉门,所以在月经门突出了养气血之关键。胎前篇提出: “若血气不充,冲任脉虚,则经水期,岂能受孕?”认为: 凡有胎者,以安为要,佐以养血顺气,盖血有余则子得血而易长,故四物汤为要剂。小产篇中认为: 小产后须十倍调治,总以补血生肌养脏,生新去瘀为主。在产后篇论述: “产后真元大损,气血空虚,其如冰也必矣。故产后之疾,先以大补气血为主,纵有他疾,亦以末治之。”

6、重视脾胃,培补后天

而气血依赖于脾胃的运化,带下篇沈金鳌认为:带下之因有四: 一因气虚,脾精不能上升而下陷也;一因胃中湿热及痰流注于带脉,溢于膀胱,故下浊液也; 明确提出带下病“总要健脾燥湿、升提胃气……”; 月经篇中认为: “然亦有因脾胃伤损者,不可尽作血凝经闭治也,只宜调养脾胃,脾气旺则能生血而经自通。亦有因饮食停滞致伤脾胃者,宜消食健脾。”崩漏篇六因中其中劳伤之因即为脾胃虚弱、思虑伤脾等,文中论述: 脾胃虚弱,气短气逆,自汗不止,身热闷乱,恶见饮食,肢倦便泄,漏下不止,其色鲜明,宜当归芍药汤。此条亦本东垣。或思虑伤脾,不能摄血,致令妄行,并健忘怔仲,惊悸不寐,且心脾伤痛,怠惰少食,宜归脾汤

主要著作

《沈氏尊生书》刊于清乾隆三十八年( 1773)至乾隆三十九年(1774),刊刻完毕于乾隆三十九年十二月或之后。据《沈氏尊生书》总自叙所载:“乾隆三十八年癸巳季夏上浣芊绿沈金鳌自书”,可知其书稿成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此书包括《脉象统类》1卷、《诸脉主病诗》1卷、《杂病源流犀烛》30卷、《伤寒纲目》18卷、《妇科玉尺》6卷、《幼科释谜》6卷、《要药分剂》10卷,计7种、72卷,总称《沈氏尊生书》。

一、《脉象统类》

《脉象统类》,1卷,成书于乾隆三十八年( 1773)o此书共论二十七脉,并以浮、沉、迟、数、滑、涩六脉为纲。其他各脉分类归属于六脉之下,区分主脉与类似脉异同点。其中、将洪、芤、弦、虚、濡、长、散七脉统于浮;短、细、实、伏、牢、革、代七脉统于沉;微、弱、缓、结统于迟;紧、促、动统于数,滑涩二脉以其自身二脉的特殊性,平列于浮沉迟数诸脉,以为六纲,纲目清晰,层次分明。对每一脉象,又论其所主之候,又分左右两手,寸关尺三部,分别论其所主病证,配以兼脉,说明其所主之病。

二、《诸脉主病诗》

《诸病主病诗》,1卷,成书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沈金鳌认为,所撰《脉象统类》中各脉所主之病已详.但琐碎无文义相贯,难以记识。指出李时珍濒湖脉学》“各有主病歌辞,然只言其梗概”,即比较简略,乃仿《濒湖脉学》,采用歌诀体,撰二十七脉主病诗而为本书。其目的在于,读者能将《脉象统类》与本书合参,“则某脉主某病,某病合某脉”“洞然于中”。全书篇幅不多,仍以浮、沉、迟、数、滑、涩六脉为纲,统领诸脉。主病诗则取七言歌诀,便于记诵。

三、《杂病源流犀烛》

《杂病源流犀烛》,共30卷,成书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书中分脏腑、奇经八脉、六淫、内伤外感、面部、身形六门,分列诸病证治。书中论述了肺病、咳嗽哮喘、肿胀、泄泻等共92种病证的源流。每一病证源流中又分某一具体病证;在论述每一种病证时,均进行系统阐述,首辨析其病证,确定其概念;然后辨明其生理、病机;再言其治法、所用方剂;后汇列名家论述及方药制服方法。如“肺病源流”l篇,总论手太阴肺脉流行、肺的生理、病机及病证治法,历代诸家论述肺病的脉法、肺病证、肺病间甚、肺病治法、肺绝候、肺气滞涩保养法;次论肺胀、肺痿、肺痈、息贲证的证治源流及相关资料;再列出肺病诸药要品及治疗肺病的方剂,对某一具体病证亦分列出相应治疗方剂,如治肺胀方五、治肺痿方七、治肺痈方六等。体例新颖,条理清楚,叙论得当。

四、《伤寒论纲目》

《伤寒论纲目》,共18卷,成书于乾隆三十九年(1774)。卷首冠以总论,分为脉证、六经主证、阴阳、表里、传变、愈解6篇;自卷一至卷十五,编列张仲景《伤寒论》原文为纲,选辑后世医家“其语尤精且当者”注解为目,其分属六经次第者,则以柯琴之说为主;其不得分属六经者,如伤寒后证、伤寒所属诸病、辨脉法、平脉法等悉列于后。如此排列,沈金鳌自认为虽有剪缀之嫌,却可揭示张仲景<伤寒论:》辨证之旨。同时,沈金鳌认为,《伤寒论》所论伤寒病证不全,为王叔和编次之误,于是取《金匮要略》之书属伤寒证者补之。其发先旨之微奥,于后世伤寒更加翔实、精当。

五、《幼科释谜》

《幼科释谜》,共6卷,成书于乾隆三十九年( 1774),分列二十四门。卷一总论,叙述了儿科诊断大法;卷二论述了痫痉、疳积、发热烦躁、伤寒、麻疹、疟疾等6个门类疾病的证治;卷三主要论述黄疸、水肿、腹痛腹胀、痞结积癖、食积、吐泻、痢疾等7个门类病证;卷四主要论述感冒、痰涎、咳嗽哮喘、啼哭汗、耳目鼻口舌齿咽喉、大小二便、脱肛肛痒、丹毒等9个门类病证;卷五卷六主要论述诸病应用方,两卷共收载应用方剂394首,各注四言韵语l首,探源析流,阐明医理,简明扼要,极便记诵,且每证均有前人议论,以相发明,选择精当,皆可取法;末二卷,则收集应用诸方,以备应用。

六、《妇科玉尺》

《妇科玉尺》,共6卷,成书于乾隆三十九年( 1774),共分求嗣、月经、胎前、临产、产后、带下、崩漏、妇女杂病9篇。每篇先作概论,叙述凡属各该门的证候概要,次列脉法,再就该门举出主要病证,录述前人理论和治法,或详或略,恰当适用,间有自己对各篇的见解和用方。后汇录方剂,以备随候采用。

七、《要药分剂》

《要药分剂》,共10卷。此书序言中无时间落款,但由上文得知《要药分剂》一书定稿更晚,当在乾隆三十九年( 1774)之后。因此,此书最早刊刻年代应不早于乾隆三十九年( 1774)。此书选用常用药物400余种,按宣、通、补、泻、轻、重、滑、涩、燥、湿分类,分编为10卷,每药首列主治功用,次区别药性归经,后录前人精切议论,再列使用禁忌,最后为炮制方法,博采详审,取精用宏,为药剂简略精华本。对每一种药物详列前人议论,凡是作者本人所述,则用“鳌按”字附之于后。既遵经据典,又兼取后世诸家之长,且能阐发己见。

此外,沈金鳌在诗文方面,著有《芊绿堂文稿》《尚书随笔》《毛诗随笔》10卷,《易经随笔》10卷,《体画吟》2卷,《大学原》《左选列国》16卷,《楚词笺》2卷,《离骚读》《屈辞名物汇考》4卷,《金石词例》 4卷,《试律韶音》4卷,《唐诗发蒙》4卷,《文赋诗词稿》14卷等。

咨询电话:010-57476997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何梦瑶

下一篇:王孟英

返回首页

图文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