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常识中医文化医德仁心正文

雷根平:沉潜中医做临床

在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肾病门诊,提起雷根平,患者会竖起大拇指:“雷医生的方子疗效真好!”

雷根平,52岁,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专科中医肾病专科建设单位学科带头人,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从事临床至今27年。2015年走上副院长这个管理岗位后,尽管行政性工作非常繁重,但临床仍然是雷根平的工作重心之一。他用“沉潜中医做临床”形容自己的前半生,他说:“当中医让我很有成就感。相比于雷院长,我更喜欢大家、周围的朋友叫我雷医生。”

“有大内科的基础,看病更有底气”

作为一名铁杆中医,雷根平临床上坚持“能中不西”,尤其推崇经方。同时,他亦熟悉各系统急危重症的诊断与处理,熟悉各类疾病的西医特效治疗方法,这得益于他十多年大内科的临床基础。

在从事肾病专科之前,雷根平先后在许多科室都工作过:1991年从北京中医药大学六年制中医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陕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内二科。“那时候医院临床分科没有现在这么细,我在内二科干了5年,这是一个以西医为主的综合性大内科,我由此接触到大量的不同病种。”其后,雷根平相继在心病科、急诊科、老年病科工作,2005年开始从事肾病的临床与研究。

他的体会是:“作为专科医生,如果有大内科基础,临证思维会更开阔,方法也更多,看病时就更有底气。”他以肾病的治疗举例:“从中医角度讲,人是一个整体。解决肾病的问题,不能光盯着肾本身。通过调理其他脏腑,如脾胃、肝等,疗效会更好;从西医角度讲,肾病会引起其他脏器病变。例如肾病合并或并发心脏疾病的患者就很多,如果医生有心内科的诊疗经验,治疗时就更有把握。”

“做中医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从医以来,雷根平师从过4位老师: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就读期间,跟随中医大家刘渡舟抄方学习2年余;在北京协和医院毕业实习期间,每周随名医祝谌予抄方半年;在担任国家级名老中医杜雨茂工作室负责人期间,他整理杜雨茂学术思想、临床经验,继承其治疗肾病及疑难杂病的学术经验;2012年师从陕西名医沈舒文学习中医内科。

扎实的中医临床功底,加上西医大内科的基础,雷根平不仅擅治肾脏疾病,如膜性肾病、肾病综合征、慢性肾功能衰竭、狼疮性肾炎等,对其他多种系统性疾病,如呼吸、消化、心脑血管、免疫系统疾病等,应用中医辨证论治,效果也非常显著。他尤其推崇张仲景《伤寒论》中的经典方:“只要辨证准确,治疗很多疑难杂症,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疗效,患者也认为你开的处方很神!”

一位50岁的女患者,畏风10多年,夏天不敢吹风扇、空调,颈项僵硬,就诊于多家医院,多以颈椎病治疗,几无疗效。找到雷根平就诊时,虽然是三伏天,从头到脚却捂得严严实实。雷根平辨证后,认为患者恶风、体壮、脉浮,虽十余年恶风,病仍在表。问及患者有无汗出,患者感觉好像有汗,又好像无汗。雷根平给病人开了葛根汤和桂枝加葛根汤,两个方子交替服用。“因为《伤寒论》明确提出: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者,葛根汤主之;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患者有汗无汗说不清,予两方交替服用。这一招是我跟刘渡舟教授抄方学来的方法。”6服药后,患者这个怕风的毛病治好了。”病人家属直呼 “神奇”,几服药治好了患者十多年不敢吹风扇、空调的怪病。

还有一位病人,每月发一次烧,体温高达39摄氏度,恶寒和发热交替,各项西医检查均显示正常。“这是典型的‘寒热往来’,张仲景柴胡汤的主症。”雷根平用大剂小柴胡汤,柴胡用到24克,3服药后,病人发烧治愈,再无反复。

看到病人恢复健康,雷根平再忙再累也感到“非常享受”,他自言:做中医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勤翻书,对临床非常有帮助”

雷根平告诉学生,学好中医,一定要博览群书,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大学期间,每周尽量抽出一个下午去图书馆。图书馆的书成千上万,该从哪些书下手呢?他有一套自己的看书方法:首先,看书皮:了解书的作者、朝代,对其医派及源流有了大概的知识其次,看目录:了解书的主要内容、思维逻辑、学术观点等;最后,看章节: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部分,重点阅读。

“用这种方法看书,花的时间不多,读书的效率却很高,一下午我可以看2到3本书。5年下来读了至少150本书,知识面一下子就拓宽了。”他勉励中医学子,在大学期间一定要珍惜专心学习的机会,多读中医经典及医案类著作:“很多大学时看的书、学到的知识,我到现在还印象深刻。无论是上临床还是做研究,都受用匪浅。”

刚工作的时候,雷根平接诊了一位急腹症患者,病人呈阵发性腹痛,无明显诱因,自行缓解后又反复发作。这样的情况,病人每年都要发作2到3次。做了CT、腹部B超等各项检查,排除心脏病、胸膜炎、急性胰腺炎、结石肠梗阻等多种病变后,雷根平犯了难:病因确诊不了,这可咋办?

就在这时,他想起大学时读过《岳美中医案集》,其中有用延年半夏汤治疗虚寒性胃痉挛的描述,“蜷卧状、时轻时重”。“这不正和这个病人的症状有相似之处吗?”他赶忙把这本书翻出来,果然方症相符,原方原量开了3服药,病人“一剂知,二剂已”,至今腹痛未曾发作过。

“潘楫《医灯续焰》也是我读过的一本医案。临床上碰到阴虚发热的病人,采用里面的方子,效果非常好。” 雷根平总结:“当医生,一定要勤翻书,对临床非常有帮助。”直到现在,他仍保持着阅读的习惯,无论多忙,每天晚上,他都会抽出2到3小时阅读专业书籍。

“做医生要胆大心细”

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曾说:“胆欲大而心欲小。”意思是说,当医生既要胆子大,不要犹豫不决,但临证还需小心谨慎,考虑周详。对此,雷根平深有体会。

雷根平长于重剂纠偏,他重用黄芪150克治疗肾性水肿,重用附子治疗虚寒性反复发作的尿路感染,附子经常用到45克,根据病情有时更重用。“附子虽然是毒药,但只要先煎去除其毒性,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用。”雷根平说。

雷根平的经验是,方子里有附子时,务必反复告知病人先煎的重要性。他提起自己曾经的教训:“2000年左右有一位病人,附子我开了15克,也提示了要先煎,没想到他忘了先煎这回事,导致中毒了。多亏这位病人当时在住院,救治及时,没出大事。”经历了这个教训,雷根平总结,面对有毒性的中药时,医生既要大胆用,更要小心谨慎,先小剂量应用,确保病人学会“去毒”后,再加大用量。

雷根平说:“现在需要用到附子时,一开始我只开6克,方子里再加上甘草解毒,这样即使病人忘了先煎,也不会中毒。病人第二次、第三次就诊时,要记得问病人‘附子这味药,先煎了吗’,回答‘忘了’的病人,就不要继续用附子,否则迟早会出事。回答‘记住了,先煎了半个小时’的病人,处方中附子再开到15或20克,并告知剂量增大了,先煎的时间要再长一些,熬到1小时,这样才能保证附子的用药安全。”

研究成果硕果累累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雷根平形成了很多创新性的学术思想及研究成果:

治疗慢性肾功能衰竭,雷根平提出“虚实相因”的病机理论,采用虚实同治、整体缓调的治疗原则,应用张仲景的薯蓣丸治疗慢性肾衰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该研究先后获得咸阳市科学技术奖2等奖,陕西省科学技术奖3等奖各1项。

在肾病综合征-膜性肾病的研究中,他提出“培、补、固、宣,清利、活血”六法并治的思路,并以此研制出芪地固肾方治疗肾病蛋白尿,临床疗效显著,已形成院内制剂推广。

在过敏性紫癜及紫癜性肾炎的研究中,传统理论认为其病机归于血热肌衄,雷根平则提出了湿邪为病的病机观点,研制抗敏除湿汤治疗以下肢皮肤病变为主的过敏性紫癜及紫癜性肾炎,取得非常满意的效果。

咨询电话:010-57476997

↓展开全部内容

上一篇:师承论

下一篇:龙江小儿王--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王有鹏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最新

站内直通车

首页常识特色保健养生论坛信息丰胸减肥名医药材书籍新闻文化偏方拔罐膏药刮痧火疗气功推拿药茶药酒药浴针灸美容老年育儿男性女性疾病杂症中药诊断医案词典医生医院问答药粥砭石足疗
返回顶部